睿远基金陈光明罕见受访:现在是可以乐观一点的时候

  海外疫情爆发,市场对全球经济陷入大衰退预期升级。疫情对实体经济造成的影响正在逐步体现,例如有机构下调中国GDP增速至2.6%以及跨境资本的流动性冲击……这些构成了A股近来大幅调整的几个原因。

 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一“黑天鹅”,具体到股票投资上,睿远基金总经理陈光明罕见接受记者采访,对于该如何应对不确定、又该如何投资给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“站在这样一个充满挑战的时点,谈未来应对是一件不易的事。我们不妨回到投资的原点,思考投资收益来自哪里,股票的价值来源于什么,股票是怎么定价的。另外,短期市场是否可以预测,为何要长期投资,这或许有利于帮助我们理清思路。”陈光明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,对于市场要始终保持敬畏,但同时也要对未来保持乐观,尤其在市场极度恐慌时可以更乐观一点。

  陈光明在谈及疫情影响的时候表示,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虽然来势汹汹、持续扩散蔓延,但从历史上任何一次疫情和中国抗击疫情的情况来看,它终将消失。

  在他看来,疫情不会改变世界的进步和中国的崛起,疫情带来更多是情绪影响,而非持续的经济和资本市场影响,未来将始终看好中国未来经济的长期发展潜力,看好优秀企业创造价值的能力。

  “中国控制疫情取得成效,归功于人民的集体主义精神、奉献精神,这样的精神也有助于在经济上取得成功,尤其是制造业。我们始终相信,优质企业有持续创造价值的能力,有应对危机的能力,在危机中成长,穿越危机后优质企业的竞争优势一定会增强。对于投资而言,陪伴优秀企业,大概率有望获得较好的长期回报。”他称。

  股票价值的来源

  陈光明提出,在讨论股票收益之前,应首先思考投资股票获得收益,究其根本,赚的到底是谁的钱?他认为长远来看,这就是股票的内在价值。而股票的内在价值,来自于企业未来自由现金流的贴现。

  “从市值损失的角度看,理论上从当前市值中减去今年预计的自由现金流损失即可。比如原来1000亿的市值,预计今年赚100亿自由现金流,如果由于疫情今年自由现金流归零,那从合理的反应是市值中扣掉100亿元,就是1000亿的市值变成900亿的市值。但是市场常常会按照100亿乘以对应估值扣减市值,即把短期的影响长期化,这种情况是不合理的,比如今年利润是零,甚至是负,这个公司价值不应该为零。”陈光明解释到。

  在陈光明看来,虽然疫情对于企业长期价值的影响相对有限,但现实中股价的波动又远远超过公司内在价值的变化。这里面的变化本质上体现了贴现率的变化或者说是风险溢价的变化。

  “比如欧美投资人原来都认为美股没什么风险,甚至可能还特别乐观,风险贴现率非常低,所以它的估值很高。但突然来了一只”黑天鹅“,发现和大家预期不一样,风险溢价率从3个点上升到7个点,如果原来无风险利率是一个点,贴现率从4个点变成8个点,相差了一倍,那么股价就可以跌一半。因此,股价的变化更多的是来自于风险溢价的变化,进而导致估值的变化,而估值的变化远大于内在价值的变化,当然公司内在价值也存在波动。”陈光明说。

  虽然目前各国高度重视疫情防控,逆周期政策的陆续出台,市场流动性最紧张的时候或许已经过去,但是陈光明认为,不排除疫情之后经济、金融和社会可能还存在次生性灾难的风险。

  所有的投资人都是普通人

  对于短期市场变化的预测,大家普遍都会比较关心,比如,市场的“底”在那里?疫情会延续几个月,风险偏好怎么变化,利率会怎么走?等等。

  “对于短期市场可以有自己的理解,但准确预测市场本身是非常困难的,超越绝大多数人的能力圈,但人们总希望尽量去预测。短期市场虽然难以预测,但一旦拉长时间就不难发现,短期的影响对公司内在价值的影响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尽管大家都非常关注短期变化,但事实上对长期价值的带来的影响并不如预期的大。”陈光明以巴菲特为例,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公司在找不到好的标的时,现金就越存越多,从2017年的不到600亿美元到2019年末的1280亿美金,期间三年道琼斯指数从20000点上涨至28000点,累计涨幅超过45%。

  既然无法判断短期,那就从长期价值入手,从时间中获得回报。

  “我们无法准确预测市场的上涨,亦无法准确预测市场的下跌,但我们可以努力去控制自己的贪婪和恐惧。”陈光明说,虽然难以对指数进行短期预测,更多的是看当前所处的位置,相对而言是否是风险更小、未来潜在回报更好;以及在另外某些更高的位置,相对而言是否是潜在回报更低、潜在风险更大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  • 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handsilk.net/caijing/dian/201367.html